太阳集团网站78118

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180 50px

行业资讯

油气资源国转型为何“中意”氢能?

来源:中国能源网 | 编辑:中国能源网 | 2020年12月15日() | 打印内容 打印内容

其次,氢工业与油气工业具有相似性,油气资源国可借此构建氢全产业链。俄罗斯是世界上天然气管网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境内共有输气管道超过17万千米,配气管道约70万千米,地下储气库20余座。未来,俄将通过长输天然气管网向欧洲和亚洲出口数千万吨氢。澳大利亚拥有完善的煤炭产业链条,完善的天然气生产、液化及运输等基础设施和强大的技术和专家团队,并且已经具备了一系列成熟的技术来建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氢能产业链条。尚艳丽先容,中东国家石油企业已经在发展氢能相关技术。据了解,ADNOC通过旗下天然气厂、电站捕获二氧化碳,预计到2030年该企业CCUS容量至少能增加5倍,这将为阿联酋蓝氢发展奠定基础。

最后,油气资源国具有市场优势。欧盟国家和中国、日本、韩国等国既是油气消费大国,又是未来氢能需求的主要地区。欧盟委员会预计,氢能占欧盟能源消费的比例有望从目前的2%上升至2050年的13%~14%,俄气预计,2050年欧洲氢能市场约为1540亿欧元。亚洲国家的氢能需求也十分可观,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预计,到2030年,中国、日本、韩国和新加坡氢进口需求将达99亿澳元。俄罗斯具有紧邻欧洲和亚洲两个全球主要氢销售市场的地理优势,澳大利亚完善的能源贸易关系使其在面向亚洲出口方面具备有利条件。

油气资源国发展氢能仍面临诸多挑战

一是国家对于发展氢能的动力和激励措施不足。莫斯科斯科尔科沃管理学院能源中心高级分析师尤里·梅尔尼科夫指出,由于俄罗斯尚未出台到2050年的减排计划,政府没有动力向氢能领域提供大规模支撑。在商业层面,俄罗斯对“低碳”氢的需求为零,企业不知如何构建低碳制氢项目。俄罗斯联邦发展氢能的真正动力将来自贸易国的征税——即对进口自俄罗斯的油气、煤炭和金属征收高碳税。尚艳丽认为,目前,中东国家氢能发展处于起步阶段,仅仅表明了将发展氢能的计划,并未出台细致的发展规划,且缺乏审批和实施氢能项目的监管政策,或为沙特、阿联酋等国发展氢能带来挑战。

二是现阶段氢气使用技术须突破一系列瓶颈。俄罗斯计划通过天然气管网掺氢、改造现有天然气管道建立氢气管网,出口至欧洲,但管道掺氢输送的具体方案还有待研究。圣彼得堡矿业大学校长弗拉基米尔·利特维年科表示,在俄罗斯,关于氢对金属影响的研究已经进行了几十年,氢的应力腐蚀对于天然气管网掺氢构成挑战。由于应力腐蚀,俄气已经更换了超过5000千米的大口径天然气管道。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的氢能供应链试点项目(HESC),计划将褐煤转化为氢出口至日本,需要在提取氢的过程中封存二氧化碳,但全球只有极少数商业上可行的二氧化碳捕获和封存(CCS)设施,如何将CCS技术和煤制氢进行有效结合,目前仍在探索中。

上篇:

下篇:

350 45px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庆阳路77号比科新大厦 查看地图  传真:  电邮:303235380@qq.com 

陇ICP备14001663号 太阳集团网站78118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2397号  版权所有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